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丁光生:制藥為民 編輯有學

2021-07-28 中國科學報 宋文珂 黃辛
【字體:

語音播報

1991年,二巰丁二鈉、二巰丁二酸三位主要研究人員合影(左起:謝毓元、丁光生、梁猷毅)。上海藥物所供圖

  7月23日,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以下簡稱上海藥物所)丁光生研究員迎來了百歲生日。

  中國工程院院士秦伯益曾寫詩贈丁光生:“丹心報國渡重洋,細雨潤物繡華章;幾案常展經綸書,杖履不涉名利場。新藥評價自君倡,期刊規范賴翁揚;最是難能可貴處,直人快語暖人腸。”

  這首詩正是丁光生幾十年科學生涯的寫照。如今,丁光生仍然堅信且踐行“珍惜光陰,艱辛創業,其樂無窮”。

  胸懷大志 遠渡重洋

  1921年7月23日,丁光生出生于北京。1946年,丁光生通過當時的全國統一公費留學考試,到美國學習臨床麻醉學,堪稱中國第一代臨床麻醉學家。

  留美期間,丁光生主要開展局部麻醉藥普魯卡因的代謝和毒理研究,建立了普魯卡因及其代謝產物二乙基氨乙醇的微量測定方法,并于1950年6月獲芝加哥大學藥理系博士學位。自1947年9月起,丁光生還在芝加哥大學外科任臨床醫師,同年成為美國麻醉師協會及國際麻醉研究會會員。

  丁光生一面從事實驗研究,一面做臨床醫師,理論聯系實踐,這在當時留美的中國學者中是不多見的,被醫院同事和病人親切地稱為“Dr. Dr.Ding”。

  1950年,美國政府對留美中國學生進行了嚴格控制,丁光生驟然間面臨人生抉擇。丁光生回憶,他曾在報紙上看到一張照片,描述的是解放軍為了不擾居民而夜宿南京路的情景,從而堅定了回國信念。丁光生在《創新求實艱苦奮斗 報效祖國》中寫道:“1951年7月17日,當我提著兩個沉重的箱子走出羅湖火車站,第一次見到五星紅旗時,禁不住熱淚盈眶。”

  歸情拳拳 開基立業

  上海藥物所的前身是國立北平研究院藥物研究所,自1932年建所至上世紀50年代初,其研究工作缺乏藥理工作的配合,很多時候需將樣品寄往美國進行藥理實驗。隨著國際形勢變化,樣品寄送渠道受阻,上海藥物所亟須建立自己的藥理研究室。當時,該所負責人趙承嘏遍覓良才以籌辦藥理研究部。

  1951年7月27日,丁光生到位于上海武康路395號的上海藥物所趙承嘏處報到,開啟了白手起家、篳路藍縷的創業征途。

  籌建藥理組期間,從實驗臺的圖紙設計,儀器設備的訂購、加工,到規章制度的制定,藥理學研究隊伍的培養……丁光生事無巨細、親力親為。由于藥理實驗離不開動物,他把倉庫改建成動物房。天冷水泥不易干,他就守著炭爐去促干,夜里睡在施工中的動物房內。

  經過近30年的艱苦創業,丁光生先后領導籌建了國內最早的抗高血壓和抗血吸蟲病藥物研究室。在防治血吸蟲病的藥物研究中,丁光生組織篩選過幾百種合成藥。發現銻劑巰銻鈉(Sb-58)可肌肉注射治療人和耕牛的血吸蟲病;發現非銻劑敵百蟲口服有效后,曾在農村治療過上萬名血吸蟲病人。

  之后,他深入研究銻劑在體內的毒性與代謝,推動了銻劑的藥理研究。雖然,巰銻鈉最后沒有成為一個很好的血吸蟲病治療藥物,但合成巰銻鈉的一個中間原料——二巰丁二鈉卻在丁光生、梁猷毅等人反復實驗后,發展成為對重金屬中毒具有解毒療效的創新藥,用于銻、汞、鉛、砷等中毒及肝豆狀核變性。

  1965年12月17日至18日,二巰丁二鈉在上海召開的成果鑒定會上順利通過鑒定,成為我國首創的重金屬廣譜解毒藥物。

  針對慢性金屬中毒病人治療及金屬中毒職業病預防,在二巰丁二鈉的基礎上,丁光生、梁猷毅等人對口服二巰丁二酸(DMSA)進行了系統的藥理研究。動物實驗證實,它毒性低、易吸收,對治療多種金屬中毒均有明顯療效,不亞于二巰丁二鈉。1991年2月1日,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正式批準二巰丁二酸用于治療兒童鉛中毒。

  歷經劫難 奮楫篤行

  1979年9月,中國生理科學會藥理學會(即全國藥理學會)在成都成立,并決定創辦一份藥理刊物。經過大會公推,重任落在了丁光生肩上。

  丁光生在期刊編輯大會上宣稱:“我就做編輯工作!”

  1980年,他創辦《中國藥理學報》并任主編;1982年,他又創辦《新藥與臨床》(現為《中國新藥與臨床雜志》)期刊,并任主編,時年61歲。

  丁光生在擔任主編期間,有很多創新之舉。例如,在他的領導下,《中國藥理學報》創刊僅5年就被科學引文索引SCI收錄,是早期被SCI收錄的少數中國期刊之一。

  丁光生認為,編輯是一門學問,因此他積極倡導建立一門新學科——編輯學。但當時的編輯被認為是“剪刀加漿糊”,沒什么學問,很多人因此提出反對意見。

  1984年,丁光生在中華醫學會(北京)編輯人員的聚會上,首次提出了“editology(編輯學)”一詞。

  由于丁光生在編輯領域的突出貢獻,他榮獲了中國科學技術期刊編輯學會“金牛獎”和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的“韜奮出版獎”。

  丁光生用實際行動證明了“編輯有學”。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21-07-28 第4版 綜合)
打印 責任編輯:閻芳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總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總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總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欧美成人免费全部